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1|回复: 0

《磨擦》(第37期)2019.1.2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5 17:42: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磨擦》(第37期)


开卷语

我写分行四十五年,混诗歌江湖四十五年,一直游走在边缘。我上世纪八十三年第一次在体制刊物所谓公开发表作品,随后少说有几十家刊物,几百件作品,但我骨子里还是改不了非主流化,天生排斥主流,自我放逐,自我边缘化。这不是说我早慧,是我深受俄罗斯流放文学的流毒深害。我认为,颠覆永远从边缘,创新永远在边缘,艺术的意义和价值一定是产生于边缘。


                           —-凡斯

                         2019.1.25.

IMG_0673.JPG

IMG_0674.JPG

IMG_0675.JPG


今天还是无故事,诗行天下在上海。闭门不出,还是打坐,画画。2018.7.19.“诗行天下重回北京宋庄,参加了诗人卧夫入土为安。我们都免不了这一天,能安然入土算大幸。大时代,什么都可能发生,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不可能发生。

IMG_0676.JPG
诗人啊昌

啊昌:《说些话给二姐听》


说些话给二姐听

二姐  我赶到医院的时候
你已经不会说话
莫非你对这个世界  已经懒得
再说什么?

那个叫贺俊然的男人  他哭了
但从明天起  他就不再是我的二姐夫了
因为这个世上我已经没有二姐

存折里到底有多少钱  老贺说不知道
说是密码被你把着
因为钱的问题  你前年和妈大吵过一架
现在你  想带多少走?

我让你儿子多备了点保暖的衣物
因为担心你去的地方
也有世态炎凉
不把眼睁开  你摸得着走吗?

小时候  因为缠你
害得你经常迟到  挨老师批
但从今往后  二姐  我向你保证
绝不再拖  你的后腿

受你家人嘱托  我为你写了副门联
今生苦尽  来世甘滋
其实二姐  看看你这一生
我真想劝你  不要再来



诗是什么

就是人话

是的
凡是是人说的话
无一不是诗



故乡

我不想说她的梯田从河谷涨到了山顶
不想说就连悬崖上她都开着些花
而大群大群的白云   正漫过山冈
一只獐子一闪   就不见了
而一只鸟   干脆就站来枯败的莲房上
而一架牛车缓缓地碾过去   我都暖暖的
疼痛了啊南高原
南高原   南高原
马帮驮着些野货和茶谱   拐出山坳
走向失传



黎明

是指天
将亮未亮的
那个时段
在此之前
天地
一片漆黑
时长很短
但是最黑
通常
当它要到的时候
公鸡们
都会吼叫起来
俗称
雄鸡报晓
其实这是天地间的
一个铁律
张博士说
即使天底下
只剩下乌鸦
也无法阻止
它的到来
他正说着的时候
我分明听见了它的
脚步声



寻找祖国

很多人到今天
还在犯着我以前的迷糊
还在把国家和祖国熬成一大锅
八宝粥
所以一看见我在捅这个锅的害羞处
就立马把我的名字改成李鸿章
叫我滚到美国和日本去
这不怪他们
一定是我没有把话说得清楚
的确
国家和祖国
是很容易搞混掉的
比如当初
我妈把我生在这个国家
我就以为我有祖国了
其实不是的
比如
要是拿它来泄欲
它就不是
它顶多只是座妓院
要是拿它来揍人
它就不是
它只是根皮鞭或者
杀威棒
而当拿它来榨油时
它就成了口大铁锅
而你就是根
骨头了
所以我的以为是
哪里安得下身
放得下心
哪里就是我的祖国
不过不瞒你说
我今年都54岁了
但还是没能找到
这样的祖国

IMG_0677.JPG
诗人唐琼香

唐琼香:《罗军慧的表哥》


17岁的喜儿小姐

穿着洋气的阿姨
领着17岁的外甥女
来做小姐
喜儿灵秀像九月的风
短发,身形纤巧
凸出处不多
但皮肤白净养眼
跟着大家嘻哈上楼

初来乍到叫座力强
下午在楼上
十几个客人像做爱专列
车轮滚滚呼啸而来
在包房鸣笛
她被叉在铁轨上
承受十几根异物的贯穿
几个钟头后
显得有些疲态,双眼空洞
把收到的肉金
交给在门外等候的阿姨

记常宁表哥休闲中心



惊恐

新开张的发廊
来了个性感美少妇
消息一传开
像颗春雷炸响药材镇
一群青年蜂拥而至
一双双盯住自己的眼睛
客厅的汹涌之势
似海啸席卷,浪声阵阵
当年轻的男老板
难为情地问我
愿不愿意跟他们玩
开火车的游戏
我彻底明白过来
一股羞辱感涌上心头
连忙拒绝
跑进房把门反锁

记衡阳市药材镇



欲望之星

打工的夫妇,赚快钱的欲望膨胀得
像星星
这个时代,变形的婚姻
像星星
纸醉金迷中,翩飞的黑蝴蝶
像星星
悦来墟尹家村,医生用棍撩开夫妇的
下体,花柳病梅毒
像星星
农民夫妇痛苦扭曲的脸
像星星
梦想被现实砸得粉碎
像堕落之星
天上的星挂在诊所的屋檐上
只有这些星星是真实的



汉美人

在那个迷人的春夜
一个年轻客人走进中心
光洁潇洒的外貌
西装做工考究
洁白的衬衫金丝领带
把我纳入怀中
当他轻轻卸下我的乳罩
鼓胀雪白的双乳
像刚刚剥开的莲蓬
在它们之间,他的眼睛装满惊喜
由衷地赞叹
你是汉美人
标准的普通话
接着告诉我,他来自韩国
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
我掩面笑问
为何叫我汉美人
他吻吻我额头
你一流的的长相和身材
堪比中国汉代的美女
边说边俯身
把头埋在我胸前
像蜜蜂吸吮花朵……

记深圳休闲中心



保安嫖客

身板高大的保安
虐妓成瘾的保安
发了工资的保安
又来了
小姐们面面相觑
不敢接客
保安暴跳如雷
一个年纪大的女人说
姐妹们莫怕
我去
没多久,里面传出哭声

记网友报料



夭折的婚姻

罗军慧带我
来了休闲中心之后
没有再同房
有时候他来中心
寒暄几句

熟悉的陌生人
我走开后
他偷偷跑去包房
跟小姐做爱
他是老板的表弟
年轻嘴甜
很讨她们喜欢
不要钱



精子的气味

某天下午
刚从房间出来
老板走过来
进去嗅嗅
像只灵敏的猫
皱皱眉说
屋里闻到精子味
我有点尴尬
他是罗军慧的表哥

IMG_0678.JPG
诗人、画家凡斯在呼伦贝尔大草原。


凡斯诗集



《猪行漫记(第一卷)》(30

我送她到白云机场她搂住我死活不松手弄得很多人回头

她攒足路费就飞过来见我
我们在广州城乡结合部租了个单间
窝不在大小
有爱就是家

2017.9.23



我跟魔鬼说想她了

她说怀了我孩子了
后来又掉了
在穿过一个巷口被一辆单车撞了
她陪我走过许多地方
成都丶广州丶漳浦丶西峡丶汕头丶上海
在上海我们说好不分开了
再苦再难也要在一起
我们都做好了人生归零的准备
一切从头开始
有一天她接到女儿电话
哭了
她说她要回家
我怎么劝说都不行
她一边抹泪一边固执地收拾行李
我忍不住地对她发飚
好像我知道这一走就没得回头
我突然的咆哮把她吓哭了
她惶恐不安像受了巨大惊吓慌乱中拖着她的大皮箱夺门而出
我从来没有对她这么吼叫过
几个月过去了
她在电话那头说她要回来
说她无法离开我
我没有答应
说离开了就
不要回头

慢慢再没她消息

2017.9.23



天使的模样

头发浓密长发喜欢编一根辫子
麻花般粗一掌多长
喜欢把头发染成酒红色
双眼皮大眼睛
眉毛略短疏淡
大鼻头咀角深陷唇线明了
额宽大天庭饱满眼瞳非常诱人清纯透澈的褐色哀天悯人
她的褐色眼瞳最为诱人
她鼻梁上架一副黑蓝色细框大眼镜
大眼镜遮去了她大半个脸
镜框不是纯黑色的绝对不是纯黑色的在我眼里略带蓝色
她抿紧的嘴唇上薄下宽下唇略歪
哦,我忘了她背后还有一对翅膀

我的天使丢了,谁见到告诉她我在找她

2017.9.23



穿黑制服的群体越来越多

穿黑衣服的群体越来越多
黑头巾罩头的群体越来越多
穿黑制服的群体越来越多

2017.9.24



三蛇拦路

那头母猪回来了
千山万水追上我
我们离开西北
穿过阿拉善
穿过朱日和
横穿整个内蒙古沙漠和草原
进入大兴安岭
在进山的路口我们遇到了第一条蛇拦路
我们没有停步继续穿过樟子松林
在长蘑菇的林子里遇到了第二条拦路的蛇
第三条拦路的蛇是在我们要横过一条山中小路时出现在路中央

2017.9.24

IMG_0679.JPG
画家、诗人姜末。

姜末绘画作品:

IMG_0680.JPG

IMG_0681.JPG

IMG_0682.JPG

IMG_0683.JPG

IMG_0684.JPG

IMG_0685.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