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7|回复: 0

《磨擦》(第31期)2019.1.17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8 16:19: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磨擦》(第31期)


开卷语


现在最不要脸的就是诗歌、艺术圈了,走到哪都能碰到大师,有时一扎堆,好几个大师。有自封的,有他人封的,捧人和被捧的都不要脸。这些大师基本都是岁月静好的,风花雪月的,吃古人口水的,颂圣的,舔菊花花的,俗话舔屁眼的,这话说出来粗俗,不好听,近年来又出了一拨说话分行的,遍地都是大师,画行画的里面大师最多,扔块砖都能砸中两个。在我眼里,中国百年大师一个没有。郭沫若、徐志摩、戴望舒、何其芳、艾青到北岛,一个大师也没有,都是学前班的小朋友,西洋诗歌的小学生。艺术部份我就不说了,圈内人都心知肚明。现在机会来了,大时代到了,这才是个出大师的时代,出大诗人大艺术家的时代,中国终于熬到了改朝换代的时代,终于处在了与世界同在一个起跑线上的时代,我不是讥讽你们,不想虚度此生的你们,机会真的来了,别再埋怨生不逢时。大时代是一个出大师万事俱备什么都不缺就缺良知的时代,想成大师的你们,就看你们具备不具备良知和勇气。


                             —-凡斯

                           2019.1.17.









IMG_0573.JPG

诗人码头水鬼。




卡萨奇岛


1

天蓝得像玻璃。
尤其早晨,男人推着船出海,女人
坐在码头上织网。
孩子像麻雀一般散落期间,有时为了
抢奶油玉米棒而打架。
我是一名水手——这不重要,重要
的是,我找到了一座
无人知晓的岛屿:呵,卡萨奇
真是一个美丽的地方。
这里是遗落的
仙境,从猴面包树上下来的猴子
长着翅膀,翼展约有一丈,能够轻易地
飞过英吉利海峡。
一只老猴子用土语向我打招呼
伙计,你去过圣卢西亚吗?
我去过,我还
拜访过一位诗人——”我从来不拒绝
任何问题,包括撒谎
和各式各样的
人生无解。在这里,你不会想到
家和絮叨不止的亲人。我披着红色的
斗篷,花2.5美金
租了一只毛驴,像张果老
那样倒着骑,读着曹雪芹的红楼梦
走驴观花。
没有人认识我,但是
岛上的热情令人熟悉——多么像我
死去的女人。
她热情奔放,会西班牙语,能够
在三十秒内将一支
黑克勒科赫手枪拆开、装上,并且命中
十米之外的
靶心目标。
这里的牛奶是甜的,马是矮的,猪
有两条尾巴,一条
用来驱赶苍蝇,一条用来
拍打肚皮。
往船上搬南瓜的老板打算去二百海里
外的另一座岛屿,贩卖
打火机和柴油。
我来这里只是为了度假,或者寻找
一块墓地(旧大陆墓地昂贵
,连骨灰盒都买不起)。
灰鹦鹉桑顿站在我的肩上,它学会了
土语,能够为我送上
精准的翻译。



2

我的房子是一枚
橘子,门是一块可以推开的橘子皮。
房东是一个
奇怪的人,他是一名滑翔机
飞行家,飞跃了喜马拉雅山和印度雨林。
乞拉朋齐是
一个到处都是水的地方,它比
威尼斯还要浪漫,但是比卡萨奇岛
还稍微差点……”他向我
讲述橘子与
橘子皮的故事,河狸用尾巴
打出一记S球。
这里真是有趣,简直像梦一样。
喝咖啡的猫与老鼠
跳着交谊舞,为他们伴奏的是一只狗。
和平共处
才能带来繁荣!我将这句话
快速记下,为了
冲刺世界文学奖项,我选择卡萨奇,一座
充满人情味儿的地方。
外面下着雨
雨水有牛乳的味道(上帝母亲
降下的母乳,为了
哺育心怀感恩的土著人),我接了一杯。
灵感像星星
一样繁多——它们似乎包围着我
对我进行贿赂。不,我们
不能这样,必须要坚持
选择,拒绝糖衣炮弹。
这是第二天,从门缝里挤进来的
一句台词。演员与政客
正在演戏:名叫奥巴马的实力派明星
从空中撒着花生糖
和即饮奶茶。
我也是演员,扮演过糟糕的丈夫
顽皮的儿子和讨厌的邻居。
吞火剑的艺人从嘴里
拔出火剑,准备刺向一棵观音树
参加完示威游行
的公鸡们
正在替母鸡踩着鸡蛋——它们咯咯地
笑着,把我当成了
小丑,或者被一枚橘子遗弃的人。



3

鲸鱼喷泉位于
岛的中央,它是卡萨奇神秘的
源泉。带着火鸟头冠的
祭司点燃火把,鲸鱼油不停地滴着:捕鲸
是这里的一项伟大
传统,空气中的海盐给岛屿美味
进行了提鲜。
我爱萝卜糕和火鸡肉卷饼,这里有
玉米棒和金枪鱼沙拉。
喷泉喷到高处,它的威力像
一座活火山。
鲸鱼喘着气——这让我
确定:卡萨奇是一条鲸鱼,它像地球
一样老,足足有四十六亿岁。
如果在雷克雅未克,它
可能会变成
盘中餐或者其他什么。桑顿从我的
上衣口袋掏出手绢,替我向
一名打招呼的
土著人致意。为了享受阳光沐浴,更多人
选择赤身裸体:他们盘坐在
喷泉周围。
咸涩的海水从空中落下。
我的毛驴仿佛得道,开始吟唱《葬花吟》。
桶状云继续
滚着……海洋风暴将会带来
美味的珍馐和值钱的珍珠蝶贝。
价值600美金的
工艺品将会被白皮肤的商人
带到欧洲,与奢侈品
一起摆放(用来提高贵族的品味)。从
巨型花瓣底下
走出来的女人啊,她们
身材婀娜,拥有灵魂歌手般的嗓音。
猴子抱紧猴面包树,诗意随处
可见。
你想不想要一位
阳光肤色的太太?推销
爱情与婚姻的人插科打诨:他们为了
金钱随时可以
摘下礼帽和假发。我也是,我的
巴拿马草帽来自
委内瑞拉,一个印第安老妈妈用数千根
稻草编织而成——摘下头盖骨的
魔术师从脑子里
取出魔方。
不,是27个骰子组成的赌博玩具。



4

没有彩票店,但是
中奖的趣闻却屡见不鲜:阿肯色
不是美国的一个州
而且一位先生,他来自丹麦
却意外在英国中奖——他的太太
在颠簸的船舱里
神奇怀孕,而怀孕之前
足有十年被诊断不孕不育。感谢上帝
和卡萨奇,我肚子里
一定是个卷头发的男孩子……”
出海捕获鲸鱼的
男子,从海上捞到一团
价值数万美金的黏糊糊、臭烘烘的
东西——龙涎香。
我拧开瓶盖,收获再来一瓶
的喜讯。从未有过幸运的
桑德罗刚刚抵达
卡萨奇,左耳便不再轰鸣——瞎子复明
癞病人被神奇
治愈的新闻也不绝于耳。
哦,卡萨奇真是一个风水宝地
玩硬币的酒保
看着自己刚刚长出的六指,他相信这里的
海水像琥珀琼浆一样
好喝。远程投给纽约洋基队的
赌徒享受着
胜利的喜悦,街道上的
欢快标语见缝插针。明晃晃的十字架
在太阳底下
变成紫色——哦,那是上帝的
颜色,橄榄绿和粉黛蓝
从南到北
尽收眼底……我在橘子里睡着了,梦里
出现了另外一座
岛屿,它刚刚被一阵暖流
抚摸了一遍。椰子树和棕榈树将会
变成海兽,穿梭于珊瑚之间。
我的眼睛也是
骰子,双眼凑齐了十二点,奖品是一个
印度洋美少女抛来的
飞吻。



5

这里没有欺骗,没有为富不仁
和麻木,坐骨神经能够
准备传递生理反应。给犹太人行过
割礼手术的医生
在码头附近
开了一家杂货铺,岛上居民
可以买到世界各地的小商品,比如
荷兰刮胡刀,德国钢笔
美国口香糖和
中国白酒。嗨,伙计,我想要一盒朝鲜
香烟和韩国肥皂……”他从货架上
取出,并收取了五美元。
更多时候,他会
应邀去友爱妇科门诊为老年妇女
检查妇科病。我也想做一名
常驻居民,至少
我带了足够的金钱——卡萨奇岛
没有穷人,没有酒鬼和
流浪汉。
露天剧院走出来的僧侣曾经靠卖虎骨
为生,在东南亚,许多僧侣
都在从事这样的
生意”——我相信他,并为他点上烟。
傍晚的码头,夕阳染红了
港湾。锯成块的鲨鱼带着冰渣
被推进车斗。
双头海龟和三头海蛇在
装满海水的亚克力水罐里游来游去
它们将会出现在
某个亚洲人的party上,出席人
的名单上也有我的名字和灰鹦鹉桑顿。
用余晖取暖的
土著人将即将升空的
星星养在桶里,让它们繁殖出更多
可供夜用的点点光线。



6

卡萨奇是神的馈赠
老妇人靠着
石头围墙,用手搓着用酒发酵的
红褐色的烟叶——这可比
哈瓦那雪茄好多了。
用海泡石雕刻烟斗的匠人来自希腊,他的
妻子是德国裔的土耳其人。
我的小毛驴
吃着苹果,桑顿飞到葵花园里
寻找最好吃的葵花籽。
我会躺在床上,橘子房间十分温馨,窗帘
是橘色的,窗台上
摆着一盆观赏橘——如果渴了
完全可以摘下来果腹。
书架上摆着
《道德经》和《周易》,房东常常占上
一卦:明日有雨,出门
请带伞。为了节省雨具,街上的
男人多半
光头,女人盘着长发。
顶着罐子的不是人,而是骆驼:他们打算
寻找一处
可以栖息的沙漠(海岛上只有
雨林和干净的湖泊)。
警察像猴子一样灵活,他们善于攀爬各种
树种,维持治安的武器
是一把强力弹弓。
不要小看它,它可以轻而易举
击碎椰子壳。治安队长
腰里别着烟斗,像一名中国乡下的
村主任。更多时候,我会站在
码头眺望——白色的帆
蓝色的大海,奶油味的波浪,一群
站在船尾
挥别的人,诗意像一阵微风。
林黛玉与贾宝玉
仿佛也在海上,相互追逐的蝴蝶可能是
罗密欧与朱丽叶。脚底下
涌动着
巨鲸的血脉。当我
看到巨型尾巴伸出海面——卡萨奇
是一条鲸鱼,它向更深的世界
游去。

2019.1.16.








IMG_0574.JPG

义植:《喜欢》


小命运

有算命的说我
活不过39
我的孩子还那么小
我的孩子比我小23

我自修汉语言文学和英语
后教学
再后来做钢材(的确赚了点活着的饭钱)
再后来不久,就生下孩子
再后来,带着孩子回家乡
前年算命的说我活不过39
又说躲过这一难了之后
可以再活四十年

我要么再活十年
要么再活100
这个
由我自己决定

2019.1.17.



无处安放

我之活着
时而感觉罪孽深重
比如说吧——
我想在这个时候被一个男人抱着
我想他对我的爱
是一团跳动的火焰
温热每一个美丽的夜晚
此刻深深的夜——
冷冽的大风灌进我的耳孔
我毫无意识地起床——
饮一杯热烈的酒
再来到被窝中
写几个字后——
还是感到无比的孤独
一颗饱满飞动的灵魂无处安放

2019.1.16.



自由自在地死,自由自在地活

我就要当倒数第一
我就是垃圾
我就不把学习放在心上
我不喜欢物理化学生物地理
英语老师要我听写单词
我就不想听他的
我想把成绩搞上去就搞上去
我想滑下来就滑下来
我就玩蹦极
我想上学就上学
不想上学就不上学
我爱咋咋地
我长大了就不嫁人
谁让你生我的?
为什么要犯贱?
你怎么不把我早点弄死?
活着真痛苦
我就是十足的智障
我就恨你
我就发呆
我就想笑
我就沉默
我就不理你
我就发脾气
我就一心求死
我想死就死
我就厌恶这个世界
我就不听话
妈妈
你管呢



喜欢

我喜欢金黄色的稻田
她是充实的
一粒粒饱满的宝贝
我不想看到谁家的收割机来摧残她们的母亲,还要抱走她们
若这金黄色的田野
永恒一次
哪怕不再经历
春夏的勃然
我觉得这样已经太好,不要再去经历了

冬天的皑皑白雪
安静中满怀悲伤的样子
很抒情
不去想太阳出来虐她时——
她流淌着的
那一具洁白的身体
她的生命她的爱
紧贴着大地
大地不曾给她一丝怜悯



有一位美丽的同志

有一位美丽的同志,叫粉红
我和她每次在群里互动时
我的心猛烈跳动
望着她的头像,我忍不住
想要拥她入怀
我没能在那会儿抒情
不像她那么奔放
其实我害羞
我这样子活着
是对人生的一种辜负
她不是
她是炉火中翻涌的花朵
我时刻感到她得到了神灵的眷顾
她的才情不会沦落为尘
今天她退网了
我的天塌下来了
不知道她这会儿在哪儿厮混
是不是在哭
是不是在一个男人的怀里撒娇
穆然我感到难过
回来吧
植子拥抱你一会儿
该用爱做爱
用情调情



去你妈的

去你妈的科学
我不需要

去你妈的迷信
我不需要

去你妈的昨天
我不需要

去你妈的明天
我不需要

去你妈的爱情
我不需要

去你妈的活着
我不需要

去你妈的我
我不需要

去你妈的逼
我不需要








IMG_0575.JPG

凡斯:《猪行漫记(第一卷)》(26


我不是转世

前半生为人
后半生为猪
中间没机会喝孟婆汤
苦难随之陪我一辈子不死难忘

2017.913




老不死的蔡其矫

道辉和阳子的婚礼上
我和小蠂都被邀请到漳浦
蔡老蔡其矫也被邀请到婚礼上
舒婷和陈仲义夫妇也被邀请到婚礼上
在道辉和阳子伉俪的婚礼上
舒婷在台上致祝词
舒婷说她是狼外婆
舒婷说祝道辉阳子早生小龙女
舒婷又加了一句
祝小蝶和凡斯也早生小龙女
当时我就坐在底下
舒婷越过很多人头看我
那年是兔年
舒婷又加了一句
她要给我们带孩子
要当外婆
每桌去敬酒的小蝶在蔡其矫那桌
被八十多岁穿红毛衣的蔡其矫握住小手不放
还是舒婷在台上点破
大家上下乐成一锅

2017.9.13




天上出现两颗日头

离开瓜州
专门去了一趟夹边沟
戈壁滩上
没人插足的地方了
冤魂把天和地都占了

天有两日
必出大事

我对万万头猪说赶紧遁吧

2017.9.14




夹边沟

我明白刚才过去那个女的是谁了
就是那个千辛万苦来看丈夫
丈夫已经成了戈壁滩上风干的干尸
就是那个听不懂规劝
非要把丈夫的干尸背回家乡的女人
就是那个最后用柴火把自己丈夫的干尸烧成白骨
背着它回家的女人
就是那个一根丈夫的骨头都不愿拉下
把它全都扎在一个巨大无比的背包里
背着它去搭绿皮火车的那个女人
那个背包比人还大的远去的背影
我在夹边沟上上下下走动
劳改营还在

2017.9.15




夹边沟,非虚构故事

从夹边沟逃出来后
这一夜失眠了
张掖廉价旅馆
比牢房还闷热
三面无窗
靠过道的墙顶着楼板开了个口
勉强算是个窗
我抱着枕头从床头翻到床尾
在深夜两点我突然听到邻床的她大喊大叫
她在说梦话
噩梦

我趴在跟前听
她在梦中发很大脾气驱赶一个东西
我搡醒她
她说做梦了
梦见一个男人来找她
说他不服

她说
我也不服
她告诉他
我跟你们是一伙的
你不能来害我
冤有头债有主
要找你得去找那些害你的人
我怎么说他都不走就是说他不服
他约莫三十多岁气息已经很虚弱很虚弱了
看上去随时会灰飞烟灭
她驱赶他
让他离开
她劝他
赶紧去投胎

她突然坐起来了
我和她突然发现她能自己坐起来了
昨天夹边沟她突然就没法走没法坐没法自己躺下
她自己下床走了几步
好了
她说他走了
她说昨天她就有感觉有一团乌霾上了我们的车

2017.9.15









IMG_0576.JPG
画家田流沙。

田流沙绘画作品:


IMG_0577.JPG

IMG_0578.JPG

IMG_0579.JPG

IMG_0580.JPG

IMG_0581.JPG

IMG_058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