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4|回复: 0

《磨擦》(第29期)2019.1.14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8 16:03: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磨擦》(第29期)


开卷语

德不配位,必有灾殃。最近经常听人这么讲,一般是指有权有势的人,诗歌艺术也一样。你看看这个诗歌江湖,艺术粪坑,上下一片自嗨,千年明君,万年盛世,不就写几句歪诗,画几幅媚相百出的行画,用得着把拉屎的劲都逼出来吗?难怪有人说一沛末世之相。好吧,多读多看《磨擦》的诗画,能治脑残,能知啥叫好诗好画。


                       —-凡斯

                     2019.1.14.









IMG_0553.JPG

严小妖:《高潮演习》


徐冬的冬

有冬天的诗吗
发给我一首
这是徐冬发来的信息
于是我就地取材
问他,徐冬的冬
算不算一首
关于冬天的诗



对身体的解放

这一次
他避开单刀直入
这样的成语
也避开抽插和扭动
这样的词语
他爱上了带有
场景描述的撩拨
和撩拨过程中的细节表述
要尽可能的具体
在呼吸还算顺畅的情况下
细枝末节和想象都不可落下
对身体的解放
从语言开始



消除恐惧

今天的皮鞋
特别响
是走起路来响
不是皮鞋本身会响
我当然不是在论
走和响的关系
踢踏踢踏
实在让人烦躁
可我也没有办法
就让它响吧
夜晚真是安静得太吓人了



少妇秘笈

先生酒后睡觉
呼噜打得震天响
严重影响我的睡眠
推几下不管用
索性一脚踹上去
结果还是一样
已不是十八岁姑娘
作为三十岁少妇的我
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办法
再有下次我就
直接翻过身去
覆盖嘴唇
待他呼吸困难时
假意梦话
我要



新鲜的困

剖腹产的丹妹妹
在左边病床上输液
右手边是刚换完尿不湿
喝完奶熟睡的小侄女
她的爸爸妈妈还在为没有
任何一个名字配得上
他们的女儿忧虑
这是今晚过夜的地方
也是我第一次在病床上写诗
此刻外面在下很大的雨
下雨可以让我立马进入睡眠
过去都是如此
可今天在病房里
我突然感觉到一种新鲜的困



高潮演习

为了给彼此
一次华美而精彩的演出
他们在不同地方
的不同床上
进行了多次演习
顺利的时候
他们颤抖瘫软
喜极而泣
不会急着穿上彼此衣服
不顺利的时候
他们甚至不顾之前的
多次彩排
产生了换人操练的想法












IMG_0554.JPG

蒲秀彪:《非洲猪瘟传到贵州农村》


换梦

我做过很多梦
有的清楚记得
有的已经完全忘记
有一些梦转瞬即逝
有一些梦已经好远
却记忆犹新
有些梦美好而幸福
有些梦难于启齿
谁愿意把最不想告诉别人的梦
告诉我
我也把最不想告诉别人的梦
告诉你
谁愿意?请回个话



非洲猪瘟传到贵州农村

这让我想起了
一首诗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又让我想起了
一只蝴蝶煽动了翅膀
引发海啸
称为《蝴蝶效应》
非洲猪瘟传到贵州农村
这让我心生感叹
猪的世界
人永远不懂



杀年猪,赶在非洲猪瘟到达之前

我家往年杀年猪
都是在腊月二十七
前天母亲电话里说
今年的年猪
准备在腊月初五杀了
有空你们就回来
吃刨汤肉
我问母亲
今年的年猪为啥要杀这么早
她说,不杀不行啊
最近流行5号病
5号病是个什么病
母亲不清楚
我也不清楚
最近网上在传
中国猪在流行一种病
名字叫非洲猪瘟
想想非洲那么远
老家那么偏,阿门!



总有一天你会心服口服

战天斗地其乐无穷的人们
都已经死了好多年
任何一个百科全书式的脑袋
在度娘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
无知和未知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再先进的仪器也探寻不出
孤独来自于人体的哪一根神经
天空飞翔的不只是飞鸟
地上走着的不只是人群
总有一些神秘的事情无法解释
骄傲的人
总有一天会心服口服
像没有见过的上帝
莫名其妙地爱着什么











IMG_0555.JPG

凡斯:《猪行漫记(第一卷)》(24


推墙好办恶习难改

人有的毛病我都有
猪有的毛病我也渐渐染上
我把人的恶习带到了猪圈里
从此猪们学会了虚伪学会了告密学会了把猪分成了各种阶级
一些猪开始残酷专政另一些猪
我也开始变得猪一样懒惰愚蠢安于现状
猪圈里就我和猪不如有人的毛病
有我俩猪圈无宁日
毛病不除恶习难改

2017.9.6



走向民主

从首义路出发
十三万万头猪排成一字形
最前头的是我
后头的猪一头接着一头
每一头猪的屁眼上都插着一朵鲜花只有我的花插在头上

2017.9.6



十三万万头猪让你翻个个也得累死你

墙推倒了
那些猪都不走
有些猪走出去了又回来了
它们说不知道到哪去
它们进进出出没什么问题了
它们还是习惯回到猪圈里
它们趴在猪圈睡觉
它们说这里有现成的饲料
它们不愿意改变养成的习惯
它们走动的范围虽然大了
习惯还是没有改变
我到西藏林芝后才想通一个问题
西藏的香猪全是放养的
满山遍野的跑
自己觅食
不吃人工饲料
吃野草
吃饱了
天黑了
自己还是成堆成堆回主人猪圈去
推倒看得见的墙再难也不难
还有一堵看不见的墙在猪心里

猪说肉联厂老板太狠
我说我记得谁说过
他再狠如果嫌我们睡姿不对让他一头一头去翻也得累死他
我发现猪和野猪还是不同
心里没自由翻了墙也没自由

2017.9.7



一头猪能不能同时爱很多人

在昆仑山我就在想这个问题
往北是绵绵天山
往南是大渡河澜沧江怒江
往东那一片就大了
长江黄河渭水泾水
武陵山脉横在那里
太行山脉和伏牛山脉横在那里
秦岭横在那里
我翻过那些横在那里的山脉能看到九月黄红绿色彩斑斓的大小兴安岭
我还能看到长白山和半个天池
我西靠世界最高的喜玛拉雅
我道底能不能同时爱很多人
小蝶同我说过
我老了她要把我这辈子爱过的所有女人
召集一桌

2017.9.8



我很怕睡梦中阴茎勃起

整个少年时期都在这种恐惧中度过
我很怕睡梦中阴茎勃起
你没法按住它
你完全按不住
我试过无数次
一点都按不住
它毫不费劲就把一条內裤撑成帐篷
我在乌兰察布搭帐篷还晃过当年那一幕
勃起的阴茎我认为就是怪胎
比不勃起的时候要大好几倍
在当年我不知道它有什么用
为什么要勃起
我就认为它是一件羞于启齿羞于见人的糗事
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
我把它当兄弟

2017.9.10











今年禁圣诞,凡斯义务当了圣诞老人。

IMG_0556.JPG
画家朱乙夫。


朱乙夫绘画作品:

IMG_0557.JPG




IMG_0558.JPG

IMG_0559.JPG

IMG_0560.JPG

IMG_0561.JPG

IMG_056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