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3|回复: 0

《磨擦》(第11期)2018.12.9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8 17:39: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开卷语

这期《磨擦》编完了,封面照片还没定。我思考再三,还是选定了这幅《纸马》。这是一组照片,我从中选了一幅。这组《纸马》是我诗行天下西南行时在云贵川衔接地带拍的,这些纸马是当地人办丧事的祭品。大时代来了,一个时代将死,我用它为一个垂死的时代送行。

                          —-凡斯

                         2018.12.9.

IMG_0224.JPG
凡斯:《猪行漫记(第一卷)》(6

/访

路过北京
这是我们的首都
我们是猪也是我们猪的首都
打小我就梦想有一天能上北京
我要到天安门
看天安门广场升国旗

我带着万分激动的心情
清晨五点就来到天安门广场
没想到让人逮个正着
逮我的人说
盯我有些天了
一进北京城
我就被这帮人瞄上了
瞧我就像个上/访者
我说有没搞错,我是一头猪
他说猪现在也上/访了
我说我才不会上/访
我说上/访的人对你们还抱希望
我才不对你们抱希望
我为什么要上/访
我是来旅游的,是来看升国旗的
你们都听不懂吗
你们都是猪脑吗

2011.10.11.




猪聪明

猪聪明鬼点子最多
瘦不拉几尽是排骨
猪聪明吃的比任何猪都多
就是不长肉
照它的身材
完全不可能被送进肉联厂
猪聪明非常得意,说
它做了手脚

2011.10.11.




猪跑跑

我跑的不是最多的
先后跑了两次
还有跑三次的
比我多跑了一次
它就是猪跑跑
它跑的质量不好
跑的路途没我远
时间没我长
我一口气跑过三百里地
还从肉联厂跑到北京
猪跑跑没有
它一次从猪圈翻出来
刚跑到磅秤边就被抓回来
第二次是洗猪圈时
它趁人不备跑了
这次只是跑出猪圈门
被一棒子打回来了
还有一次它跑了
要不是它被拉回来
我们都不知道它跑了
它跑了三回
就得了猪跑跑这大名
人觉得它烦
提前把它杀了

2011.10.11.




中国人连猪都不如

同猪为伍的这些日子
我悟得一个真理
中国人连猪都不如
现在是什么世纪
廿一世纪
现在猪都知道要民主
只有中国人不懂得尊重中国人
中国人不懂得人人平等
中国人不懂得自己具有天赋人权

每次看《新闻联播》看到非洲南亚骨瘦如柴
贫穷肮脏几近文盲的男男女女
一人一票选他们的总统时
我就脸红
我为我是中国人脸红
为我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脸红
为我的党和政府脸红
每当这时
我就羞于为人
乐于与猪为伍

2011.10.16.

IMG_0225.JPG
哑柳:《雾霾已呈高压态势》


太监

太监早已走入历史
为什么
我天天都能看到
阉割和自我阉割的作品

2018.12.7..




窗外

夜色来临
窗外开始白了
我已经
不再计较
它到底是雨还是雪
其实
它变它
它又变它
不管什么伪装
它还是它
此时
我如果
仍不思抵御
就会被它吞噬

2018.12.5.




一个理想主义概念

我有一颗正直
善良
坚定
和勇敢的心
善待人类的天然食物链
给每一头猪争取到独立和自由
并且把猪圈拆掉
要让每一头猪
在没有围墙的世界里
安心地生活

2018.12.8.



大多数

在猪圈
猪是大多数
养猪人和屠夫
是少数
他们是罪人吗
如果加上
参观养猪场的人呢
在猪圈外
人是大多数
家猪和野猪算在一起
仍然是少数
它们
是罪猪吗
为什么
在大多数面前
我是少数
在少数面前
我是大多数
参观者去哪了
尽管
你提醒我
不同的是
我是否
还在猪圈

2018.12.4.




剪羊毛

一头羊
如果愿意让别人
剪自己身上的羊毛
这头羊一定会
一言不发地贡献出来
虽然这根本要不了它的命
尽管它被摁在地上
它仍然一言不发
它干什么了
为什么要剪它的羊毛呢
这个情景
它让我想起了
剪羊毛运动
而且不止一头羊或两头羊
它们都不情不愿地
加入并热衷于剪羊毛事业了
什么叫羊毛出在羊身上
羊的罪与毛有关吗
有人问
对了
高潮处
在那个热血沸腾
并且底线荡然无存的年代里
我如果想干
或者我身上的羊毛足够多
为什么不呢

2018.12.4.



芯片

东西方
文化的碰撞
尽在
一片超级
或者超级一片



都在里面
或者外面

2018.12.4.



你想像不到我干燥的心

你的火石
汽油
干柴
或其他燃料
堆积如山
哪怕我的空间
也被堆满
而后你又远远的地站着
我点燃它的冲动
在哪儿
你是不是想像不到
我干燥的心
该从哪儿点起呢

2018.12.3.




雾霾已呈高压态势

雾霾太重了
它已呈高压态势
看来
它不但想控制人类
更想控制这个世界
今天
走在大街上
我看不清你
我看不清他
甚至
连我自己
都看不清自己

既使你看到
我湿漉漉的身影
我的心情
也一定是干燥的
我心里很清楚
我能清晰
看到任何人
我从不愿昏睡
而且一直在寻找
清醒并且早起的人

2018.12.3.



谁最听话

猪圈好不好
和猪没有关系
真的
对养猪人来说
因为有不同的猪圈存在
维护猪圈实在不容易
而养猪
并控制猪的
价格
饲养
体重
和生产
则容易多了
由此
我多情
未必你们也多情

2018.12.2.



看,猪脸!

猪圈以及
一切配套设施
和一系列的
医疗系统
都是老板建的
或者是和屠夫合伙建的
饲料
添加剂
或者泔水
或者泥坑
或者粪堆
都是老板提供并打理的
哪怕是雇佣
一切产权也是老板的
要说独立
也是老板以独立之名
行独裁之实
你一头猪
有什么脸面
说你是
独立的和自由的呢

2018.12.9.

IMG_0226.JPG
蒲秀彪:《说句真话》



空茶几

茶几上堆满了
各种各样的东西
多少次,他在想
把多余的东西扔掉
直到现在,茶几上
仍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
于是他写下:空茶几
当他写下空茶几之后
茶几上的东西
显得不再那么拥挤
仿佛一张空茶几
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我听到至少五种鸟鸣

过年了
人们都走光了
机器停止轰鸣
我一个人,在办公室
听到至少五种鸟鸣
先是喜鹊和八哥
再是山雀和鹦鹉
现在是画眉




说山道寺                             

从前有个人
说出了山
说出了东南西北
在那时
正好有一座山
在那人的东边

山门立着一块碑
碑上写着:东山寺
如果你没有到过
如果我不说
如果知情人不说
你会不会念想
有一座山
叫东山
山上有座寺
叫东山寺

我不只一次
说东山
我不只一次
道东山
更多时候
我不是在说东山
我是在道东山寺

很多次上东山
我都没有进入东山寺
只是在东山的小径
走走,看看
闻闻山中花草香
听听山中鸟鸣

不时夜上东山
有人问
夜这么黑
你独上东山
干什么去
我说
一不烧香
二不拜佛
三不偷
四不抢
也不为东山再起
爬上去
只为了站在山顶
看看夜色中的城

东山寺内
有很多佛
最大的一尊是如来
寺里有师傅
是活的师傅
每次我去
众佛不说话
师傅也不说话
我在那儿看佛
也看师傅
师傅有时看我
有时不看我
我向师傅问话时
师傅才和我说话
还问我,施主
要不要烧个香

东山有多高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
东山寺
在东山顶上






太安静了
几乎听得见无聊的
死神敲门的声音
这安静让人恐怖
这安静让人压抑
在这恐怖的安静中
他甚至乐于欣赏
恐怖分子制造的暴力事件
包括原子弹爆炸的声响




说几句真话

我们国家
是这个世界上
人民最幸福的国家
没有哪一个国家
比我们这个国家
更让人民幸福的了
我们这里有着世界上
最好的自由和民主
政府天天想着为人民服务
官员都是人民的好公仆
人人都清廉如水
老百姓安居乐业
人与人之间没有欺骗
个个都是活雷锋
更没有上访和犯罪
人人都有心满意足的好工作
人们有花不完的钱
有吃不完的粮
工厂的烟囱都排的负氧离子
满大街都是不排污的汽车
满地都是花园和高楼
空气无比清新
粮食无比绿色环保
医生都是天使
人民日报每天都在关心民生
学生上学不用花钱
老人老有所养
医疗完全免费
从来没有群体性事件
也没有治安事件
在世界上最稳定
这些完全都得益于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我们有一个伟大的梦
叫中国梦
共产主义的实现
指日可待




证明我妈是我妈的不完全资料

母亲节,我看到诗人们在为母亲写诗
我不但没有写,同时也感动不起来。

我在想,如果某一天需要外出,相关部门突然问我
你用什么来证明你妈是你妈?

我承认,我被这个伟大的问题困住了
也许是太熟悉,也许是语言的无能,反而无从说起

如果我说出我妈叫王朝英,1942年农历519
生于贵州省思南县塘头镇坪兴村,如今居住在贵州省思南县三道水乡川坪村川洞坪组
和我目前居住的地址(贵州省铜仁市梵净大道86号)不一样。你如果不信

那么,我再说说我妈的身高1.52米(年轻时,现在年老不足此高)
我和我妈的长像相似(有手机照片为证),她的声音清脆(可通电话为证)
如果你依然不相信

那么,我再给你说我妈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她种了一辈子地
为人极为严肃,不苟言笑,从来不对我们撒谎,为了不拖累我们
如今依然在老家,不愿进城,自己还种地,养大量牲畜,劝都劝不住
因为我们工作,国家没有给她低保,她为此觉得村官不公。这就是我妈

如果你依然不信。那么我再把她给我讲过的一些故事说给你们听
她生在旧社会,儿时很苦,外公把家分成三个,她和外婆小舅舅住一边
且要养活她们,还送小舅舅读书,三年天灾人祸挺过来了。这就是我妈

她说她年轻时,皮肤好得手指轻弹可破的水灵,很多人夸她是个美人
有富足人家托媒来找外公外婆,但她都不喜欢,觉得我父亲这人是个诚实
靠得住的人(当然这些都她讲给我听的)。这就是我妈

后来她和我爹在1963年结婚,至今都没有结婚证,对爱喝酒的父亲
不时唠叨,她生我们姐弟五人,受过节育手术。这就是我妈

她忍不住村人多年对我父亲一族的欺凌,而得理不饶人,且自己夸自己说
自从她来我们蒲家以后,我们家才从原来的被人轻视看不起的穷人家走上了顺路。这就是我妈

多年前有人走山路在乡村卖衣物,而找不到歇脚的地方(那时还未改革开放,村人没见过外人)
是她把自己家里唯一的鸡蛋炒给客人吃了(客人感动,把一根南竹扁担留给我家作了记念)。这人是我妈

我们家那时粮食青黄不接时,把唯一的白米饭给我吃,没有生下我这个儿子誓不休的,这人是我妈
她自己生病昏迷,又重回人间后说:人活着,牵挂这个,牵挂那个,到死时什么都不知道。说这些话的人是我妈

村里人大都不送孩子读书了,都打工,下地干活了,是她咬紧牙关坚持让我们读书,这人是我妈
在她的生日,我请一帮人为她庆贺的吃饭前,我们在打麻将,她愤然离席而去一点不给我面子。这人是我妈

就算子女,你们不孝,不听话,我一辈子能做到不进你们家门,我能自食其力,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
谁给滴水之恩,就涌泉相报(这些年她对姨妈的好,和对一些亲人的不感兴趣可以为证)。这就是我妈

那时,父亲的病痛折磨,大姐的病痛折磨,她说可以卖掉房子,也要医治,找人拜师学艺治家人的病。
看到有的亲人有国家工作,而看不起我们,母亲把三姐送到外面去看世界,长见识,却远嫁了江苏,
多年前很久不能见一次面,而感觉到离别的悲伤
(当然这些年,交通变化,生活改善,多年不见的忧愁,一去不返)。这人是我妈。

如果我是个小说家,我的母亲就是个性鲜明,不太宽容她不喜欢事情的,可以上山下地种田养猪,
大字不识几个的老太太,但人生经历就是一部书,她还说起红号白号反,说见过解放军进村。这人就是我妈
我都奔四十的人了,这三言两语能说清自己的妈吗?说多了,你们没有耐心听下去啊!
领导,我说了这么多,是想证明。我妈确实是我妈。

由于本人水平有限,可能证明的证据不足,但我说的都是真的,我请你们相信,我妈是我妈。

如果你不信,我再让我爹来证明,我妈是我妈
如果你还不信,那么,我就叫我几个姐姐来证明,我妈是我妈
如果你还不信,那么,我就叫上村里的父老乡亲来证明,我妈是我妈
如果这么麻烦,我还不如直接去村里,去乡里开个证明来证明,我妈是我妈
如果真是走到这一步,以我妈的性格,她不把政府骂得狗血淋头才怪。

领导,我以我妈儿子的名义保证,我妈是我妈,请你相信我。以此为证。











诗人、画家凡斯诗行天下,包治结巴。




凡斯绘画:
IMG_0227.JPG



IMG_0228.JPG

IMG_0229.JPG

IMG_0230.JPG

IMG_0231.JPG

IMG_0232.JPG

IMG_0233.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