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26|回复: 0

《磨擦》(第3期)2018.10.18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 20:04: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磨擦》(第3期)

开卷语


世界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更不是你们的。我们拒绝平庸,决不苛且。回顾人类浩浩史册,你们在哪里?如何证明你们活过?存在过?世界是卓越者的世界,世界是创造者的世界,世界是个性觉醒者的世界。
你们必须醒了,你们必须发出声音,这就是大时代已经到来,大数据时代有能力让每一个人发出声音,大时代每一个生命都是自觉自主的神。历史绝不会有,你们一天不灭,奴性一天不亡。对付善的人我比你更善,对付贱的人,我比你更贱。
欢迎蒲秀彪的加入,《磨擦》的壮大不光是社团的壮大,是觉醒者的壮大。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自己拥有天赋权利的人将浩浩荡荡,汇成潮流。我们要改变世界,改天,还要换地。


                               —-凡斯

                             2018.10.18.

IMG_0126.JPG
蒲秀彪:《诗二首》


名字

比如蒲秀彪是我的名字
当一个陌生人要找蒲秀彪
会先想些什么
如果把蒲,秀,彪
一个一个汉字分开看
又想到些什么
我常常也面对这三个字发呆
蒲可以是一种植物,也可以是一种姓氏
秀,可以是形容词,山清水秀的秀,秀气的秀,也可是动词,秀一下的秀,但却偏偏是个字辈
彪,可以是小老虎,彪形大汉的彪
当我向陌生人说起自己名字的时候
我总是说,蒲是蒲公英的蒲,秀是山清水秀的秀
说起彪字时,总有些纠结,我不是彪形大汉,又羞于说出林彪的彪
我是一个实名行走的人
通常把生不改名死不改姓挂嘴边
有一天,几个人突然顺着网络
找上门来,说你就是蒲秀彪吧
我说,我就是蒲秀彪,蒲秀彪就是我
那么,跟我们走一趟吧
我网络上查了查
好像没有看见同名同姓的第二个蒲秀彪
蒲秀彪用蒲秀彪这个名字写诗
没有什么名声,却惹了不少麻烦
古人说,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如果一个人,你不知他()是谁
住在一个在地图上找不到的地方
又没人去找他
那么,名字这个东西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看水浒

不喜他们
杀人
也不喜欢他们
放火
血腥暴力
他们
一口一个
狗官
一口一个
皇帝老儿
一口一个
鸟人
语言也暴力
但我喜欢
又感到好玩的是
一帮莽汉
一口一个
哥哥
一口一个

还是很安逸

IMG_0127.JPG
哑柳:《饲料是怎样被吃掉的》


我和你,不一个爹娘!

我不是和你
一个爹娘生养的
请不要再把我
拉进你的大家庭中了
任由你奴役
任由你驱使
如果你的爹娘生我养我了
为什么
我从小到大
我的衣食住行
我的教育经费
我的生活方式
全是我亲生的爹娘
供着我
养着我
影响着我
而你们的爹娘
还要从我的这些费用里
养肥了自己
同时也兼顾养肥了你
此时此刻
你爹娘及你们的行为
还要影响我什么呢
够了
你的爹娘
是由我亲生的爹娘养活的好吗
直到我长大
又由我
继续养活你们的爹娘的好吗
好吗
现在我站出来了
你能站出来吗
跟我说
我不是和你
一个爹娘生养的
我再重复一遍
请不要再把我
拉进你们的大家庭
任由你奴役
任由你驱使
以此为证

2018.07.11.




饲料是怎样被吃掉的

前一嘴
后一嘴
左一嘴
右一嘴
反正
各种各样的姿势都有
太不雅了
没猪性
与文明差太远了
你干嘛把嘴伸到人家的槽里
还有你
还有你你你
你们
一个个都不自觉
主人都已经给你们分配好了
是你们自己不遵守和约和规则
你们这群猪日的
连我的也抢
我和你们
没完

2018.10.18.




独夫民贼的快感

今天下午
送水工一走

立即放下室内的竹帘
在没有任何征兆
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
大屠杀
正式开始

打死一个

又打死一个
叭叭叭

接二连三
那些个苍蝇
一个个毙命于
我的蝇拍下
许久
屠杀完毕
看着一地的尸体
看着墙壁上
一滩又一滩的鲜血
整个室内弥漫的血腥味儿
让我长舒一口气

竟然
我十分享受
这种释放性的
丰硕成果
我想
那些还没有
完全消灭干净的苍蝇
正躲在哪个角落里
召开会议
正在进行对我
山呼万岁的
可行性研究报告
也许
它们打上来的报告
我会批准
我相信
在中国历史上
将又会为我
浓墨重彩
画上
重重的一笔

2018.10.16.




圈里圈外

只要谈到猪圈里和猪圈外
往往有两种猪的色彩最明朗
一种猪告诉你
圈外如何如何危险
而不告诉你
谁制造的危险
一种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土窝"式的解释权
还有就是圈外再好也没有自己圈内好的解释权
前一种猪是猪圈即得利益者
后一种猪则是对圈里圈外愚昧无知者
可是为什么
不管你是一头什么样的猪
只要在圈里活着
没有一头逃脱挨宰的命运

2018.10.16.





一封信

我需要写一封信
写一封长长的书信
里面写满了
我的幸庆与悲伤
我幸庆
此时还能写下我的幸庆
我悲伤
此时
还能写下我的悲伤
我要写上
我的免费医疗
还有我的免费养老
几十年来
在我的生活里
我交的税
已经无法知道多少
我从来不知道如何计算
我从来也不会计算
甚至
交税的时候
我连日期都忘记了
如今
我渐渐衰老
已经无力再挣钱养家
更多的家庭负担
又压在了
儿孙的肩上
以后
仍然是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我要写
咬着牙写下去
我交的税谁收了去
现在我要求
收我税的机构和人员
负担我的免费医疗
和免费养老
这些从来不是非法的理由
早已经与404
开花结果了
可是
写这封信
我从来没有结束过
哪怕断笔又来
但我会一直写下去
这封信
将会
越来越长
越来越长
越来越长


2018.07.11.

IMG_0128.JPG
凡斯:《蚁穴》(3


今夜无声(组诗)


有人逼迫我吃死婴

我一直想醒过来
做不到
死胎炖得太烂了
小手都脱骨了

2011.10.28



愤怒过后我坐下来写了两句诗

穷人越来越穷
富人越来越富

2011.10.28



有一只鸟它毛拔光了还能活着

它在房间里走动
好像房间是它的

2011.10.28



猫眼

午夜
我趴猫眼上往外瞅
外头有一只眼

2011.10.28



我知道你喜欢柠檬加冰

两杯白开水
柠檬加冰的那杯
总是先空了
你还喜欢往里偷偷加酱油

2011.10.29



精神分裂者的每天功课

把门关上
门又开了

2011.10.29



我思考这六十二年的历史得出一个结论

将来历史一定会重写

2011.10.29



阳光从玻璃进来落在地上

这房间里
充满冤魂

2011.10.29



阳光从玻璃进来落在床上

这房间里
充满厉鬼

2011.10.29



午夜凶铃出现女鬼

我看电视
电视突然
出现一张脸

2011.10.29



当我孤独一人这种事就出现了

我目睹这杯水
在我面前被吸干
我目睹柠檬加冰的白开水被加进了一滴酱油

2011.10.29



杯中的大海有白云蓝天

一条大鱼游过来
一条大鱼游过去
一条大鱼对着我
张开大口

让我看它的利齿

2011.10.29



这是63日下午

主人出去了
就再没回来

2011.10.29



人在做天在看

我深信
空房里
有人

2011.10.29



血债要还了

有血债吗
有你要还了

我知道

午夜凶铃
随时响起

2011.10.29



回家进不了家门

透过猫眼往内看
我看到阳台上有半边荷叶

2017.11.19



终于等来了报应

走廊里没人
但有脚歩声

2011.11.21



信不信

午夜无声
天将大变

2017.11.22



这回我看全了荷叶

床上有五个人
床下有六双鞋

2017.11.22



凶铃响起

一个时代结束

2017.11.22



凶铃响起

房间有人说话
说了一个晩上

2018.1.27



凶铃再度响起

这房间已经两年没住人了
这房间两年没租出去

2018.1.27.



凶铃又响起

我对这些声音说
谁都不是无辜的

2018.1.27.





IMG_0136.JPG
音乐家、诗人向奕澎和他的歌曲:《狂人日记》。
IMG_0129.JPG 画家、诗人听月。



凡斯作品:
IMG_0130.JPG

IMG_0131.JPG

IMG_0132.JPG

IMG_0133.JPG

IMG_0134.JPG

IMG_0135.JPG


IMG_0125.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