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1|回复: 0

屏风诗群:黑昼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7 19:4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屏风诗群:黑昼的诗


黑昼,男,1983年生于山东。著有《山中传奇》。《屏风》同仁。现居东北。





沉默


我将言语交还给你。无根的言语。
我捡起谁的影子,就将梦见他,
一张没有五官的脸该怎样向我讲述他的过往?
我只好捡起画笔,为他凿开眼睛和嘴巴,
但耳朵不可打开。他已承受太多陈词滥调。
我将走上街道,为了买一只画笔,
为了在梦里兑现承诺。当我还是个孩子,
我便知那意味着什么。我是个
诚实孩子,但不得不说话——我的话只说给自己听。
它至今犹在耳畔,但从不现身。
我不是懦夫,但也从未勇敢。
在我的阅读生涯,词托起句子,而句子则托起书本,
它们在无人时飞。我的左手拥抱我的右臂,
像两个人彼此拥抱,将头颅拖向胸口。
也许需要一把拐杖,支撑起下巴。
把它撑高并向后仰,它将看到乌云,
惊讶于人的视线竟如光线穿越了亿万斯年。
未来——蜘蛛在我的脸上爬行。它替我编织思想。
它是我的主人,而我甘愿做奴隶。
独自聆听它的教诲。独自,既安全又危险,占据了黄昏
至五更的巢穴。言语将我彻底打败,它是个巨人,
形象大过它的内心。我拥有没有颜色的秘密。




傀儡


我仍是个傀儡。请将它作为一个秘密,
严格守护。我与你之间的秘密,最后交换的秘密。
我需要一粒种子,一盆土,一勺水,
我将献祭属于我的身体,它是我的唯一。
之后,我们以谎言构筑城堡,
谎言之下是风暴携带而来的砂石。
异域以另一个谎言现身——丁字路口的火车预言了
谎言的再次诞生,必须垂直转弯。
日常被给予毁灭性打击,一日三餐被缩成光斑,
从胶片的四周挤压,使之变形、错位,
处于变动之中。诚实的身体犹如机械装置,
沉迷于零部件之间的完美咬合,听凭骨头射出磷火,
无视于从浅蓝到草黄的渐变,向更低处潜行。
一切保持原貌。它说,一切,代指所见所触之物,四周的,
或思想的。视觉的两种形式,仅以其中一种呈现:
可触摸的金色落日,与想象中的浑浊马头,
一份来自德意志的合同到期声明与仍未生锈的铁架桥,
横在山涧的蒙古大鼓与集体迁徙的马匹,
它们屈从于实在的局限性,从未谋面、寒暄。
除非在剧场或梦中,未知之旅已开启,
呼吸、时辰及死亡皆是角色,同或不同终是重复。
如是我闻。如是,清晰而明了,犹如灯
与光的譬喻,悟与执的两种修行,培育种子的不同方法。
我仍需要一个花坛,为它划分不同的区域,
用于种植花草、果木,以及盛放无处安置的它们的影子。




辞别赋


在岔口,耐心等待红灯的男士
面色沉寂。命运将他
牵引至此,静候他的答案。

它俯瞰东海,扮作隐藏摄像机,试图
从他的眼睛,窥得一丝不安。
但没有——秒针繁衍时针,一天被揉碎成
三十个月,而一个月等于十二年。
成倍繁殖的时间增加了它的工作量。
在传统与现在之间,来不及做出最合理的取舍,
无名氏已替它选择。

他将此刻托付给上帝:
实体,而非称谓。知悉契约书的细枝末节。
犹如箭矢,从人群中被众手抛出,
仿佛为了证明自己
绝非乌合之众。——他人,
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而非某个人或群体,
曾蹦蹦跳跳,犹如山羊;
无名之火曾将他煮沸。

此刻,保持沉默。即使蒙面人啮噬他的内脏。
沉默,似比歇斯底里更有修养。
在两个镜头的转场中,十几秒钟的
黑屏,稳妥而准确。
他从一个镜头走向另一个,被制成切片,
搁置于上千倍的显微镜下:
已难以拼凑事实的马赛克,即使故事敞开它自己,
结局已被验证但过程终缺席。




市集


周末带儿子穿过市集。
食物在货摊上显形,它的诸多种类
已超出我的所需。一只北瓜,
介于青与黄之间,瓜之壮年,在此被称为南瓜。
种植者以人格担保它的重量。
刚出土的胡萝卜,从南方被运来,
氤氲着泥土的潮气。从豆荚滚落的黄豆、
豆芽和豆腐皮分布在众摊之间,伦理被斩断。
从豆秧上粗暴地撕扯,当即贩卖。
不顾灵与肉分离之痛,每撸下一把,
便抛向饱受皮肉之苦的编织袋。
每一对移动的摄像机均在记录,
从食物中辨别所需,从电子秤的显示屏找到数字,
从零钱中取出几枚硬币。
市集与居民楼间,幼儿高颂《弟子规》、《三字经》。
标语犹如暴尸,赶尸人摆起了摊位。
第十四摊位:被梦者与做梦人颠倒了身份。
我是谁?他们平生第一次思考问题。
空间犹如被捏碎的苹果,果核的秘密已均匀
涂抹在唇角。冰凉的餐盘仍有残迹。
第八日,她醒来,犹如初生,
做同一个梦,偕梦攻占精心布置的房间。
物品神情肃穆,保持默然。我做梦了,
她说,有尊严地做梦比蛆虫般残喘更丰饶。
第二十九摊位发生了突发事件:爆裂,贩卖者的
身体轰然爆裂,始料未及的周围的人们
惊讶于事情的突发性,接着咒骂
四溅的血与肉沫淋湿了他们的美梦,他们拒绝意外,
拒绝群策群力地拼凑分崩离析的残骸。
迅速转换注意力,聚焦打折贩售的物什,
以便从反常中抽身,将身体完好无损地带回家中,
在晚餐与拌嘴后,临睡前做回自己。
第六十二个摊位是原住民。紫铜色铸件
诞生于第七日的流水线,抑或时间诞生之前?
临水而居的贩卖者躬身于豆秧与杂草之间,
泥土与粪便之间,沟渠与井眼之间,
犹如技法娴熟的理疗师,拒绝种植普通词语,
等待某个被标识的日子倔强地到来。
被隔离出来的摊位仍谋求入关,过于明确的目的
使抵抗显得多余而可笑,但不可忽略
防御计划的前瞻性、周密性与实用性。第几次谋求突破?
犹如梦侵入现实,原住民的四肢已石化,
大脑试图控制神经,但神经却从城郊向市中心撤离。
他呼唤上帝,但上帝暗中打响了算盘,
一一探究创新商业模式的可行性,将古老的智慧与
各式娱乐巧妙地编排。离间计美人计走为上计
真人秀小品相声摇滚民谣嘻哈犹如马匹
被裁掉四蹄仍在奔跑,在步行街、大学城或湖畔。
仍需一把钥匙撬开众相之门,一把普通钥匙,
穿过宗教或非宗教的沼泽,绕过街巷,
躲避拳头或言论的袭击,抵达无可无不可之域。





来自群组: 无界诗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