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6|回复: 0

屏风诗群:陈维锦《与海》(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8 18:42: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屏风诗群:陈维锦《与海》(组诗)


陈维锦:女,四川彭州人。在多种刊物上发表小说、诗歌和散文诗,出版长篇小说《昨日重现》、诗集《1/3度》。《屏风》同仁。现居四川彭州。






《夜,海》


然而。
浪花终于搓痛了海岸的脸颊
它耳朵的沙沙声更像来自火山
或者比火山更盲目的外星球

就在昨夜,月亮圆过天际
小贝壳小海螺小珊瑚小礁石
没有返回大海,它们身体上空虚的部分
喂饱了月色和冷静的盐分

我疑心,海是更大的事物的儿时
或更小的事物的老去
我担心,它已经厌倦自我的反复
和停滞的地理

假如我们不愿回头是岸
作为沉默的大多数,星星
并不关心光明和潮汐的高度
它偏执于清点黑暗的倍数
很快,磨损了边际的光将来赴约




《椰,海》


光开始摊开岩石
速度大于昨晚收拢它
风逼大了它的口袋
帆船乘机切割大海

椰林还算规矩
它的体香仅仅干扰了照片的清晰度
而影子的权杖,乐于驯服慵懒的贝类
它们老了,它们苟活
它们霸占着优质的资源
并试图在人类的脖子上
制造高贵的假象(她刚认出它,
海浪就卷走了它瘦小的齿痕)

一只海鸥霸占了镜头
她的一生都犹豫于
看见还是不看见的幸与不幸
此时,它的翅膀
遮蔽了大海和它的岩石胸针
而小草们,又代替了岩石胸针
在长久被忽略后
仍然羞愧于刚好站在光的对面

不旅行就无法安静的尤利西斯
他的白色帆船将海底压弯
(它们向右的强直的弯曲,
牵制着它们向左的自由的弧度)




《野,海》


毕竟。
没被圈养的海湾更多更亮
正如此时,灌饱了海水的阳光
访问了孩子们的杰作

泡沫多于脚印
它们一直在玩此消彼长的游戏
它的口唇的明亮
失色于它一生的功劳
亲近近似于抹杀
抹杀约等于重生

毕竟。
人走不完人,海走不完海
而欲望的长度大于天边
海词穷了:要怎样制造新奇
才能满足你的好奇

此时,你漫步海底
追加为一条不知名的鱼
有那么一会儿
你收获了水草的善意
和鲨鱼的食欲

海藻贪婪的衣衫,布局了靠海的屋子
阿加莎·克里斯蒂似乎回来过
杯盘的狼藉足以证明报复的残忍
海鸥们忙于收拾恐惧的早餐
之后,它们飞往不远处的墓园

广播里在说,
这里是国家海岸,有温暖的洋流
和细腻的沙滩。
他好像忘了说到:过度的造访近似于恶
他好像忘了说到:海有意想不到的力量
逃脱眼睛的囚牢和手的锁铐




《帆船》


他们乘帆船出海
当黑夜还黏稠得
把天地搅和为巨大的圆圈

黑严实地覆盖着心里的平静
像喻体的两面
前面是未来的不可知
后面是尚未总结完的过去

帆保持着挑剔和警惕
试图证明自己干净的个性
如此凝思消耗了部分海域
和空气中多余的咸味

它撞上什么了!
远处细微的光明开始倾斜
船尾处海水咕咕的声音
放大了恐惧的分贝

多少年了,人们习惯了
出海前的谨言慎微和祈天求神
此时,他们收紧内心的怀疑
祈祷撞上的只是蝴蝶而非蝴蝶效应

他们试着将多余之物抛下船去
想起出门那天早上
邻人混沌的微笑与亲人清晰的哭泣

大家都指望
那些水性好的跳下去
再借助光线那稀薄的打捞力
和神的到场
让大海不多出什么
帆船不少掉什么




《波浪》

终于返回波浪这一页
白纸是皱的,上面写着
海鸥参差的逗点和渔船断续的省略

你习惯了下坠,但仍然对碎片感到恐怖
底线是弯曲的,不时被无知的生物抬高或者压低
你不甘于隐秘肤浅和冷漠
你小心地揭开她的局部
突然发现,其实一切事物
都在命运中突变和循环

正如此时,你的长发缠住海风
让你费了很大力气,才梳理完
船头那些形而上的数字
一颗波浪加上一颗波浪等于一
所有波浪加上所有波浪等于一

但大海的难题是
各种生物都在饕餮它的完整




来自群组: 无界诗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