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9|回复: 0

阿君的诗:十日(上下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4 21:0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阿君的诗:十日(上下部)




阿君,——60年代出生。澳门科技大学MBA毕业。出版过二本诗集。诗观:诗人的灵魂是自由的。诗人一定要有悲天悯人的情怀。





十日(组诗·上部)




第一天:生辰纲


光绪年。皇帝寿辰
石匠必须寻二粒鹅卵石
刻一个字去作生辰纲
老石匠说   脊骨不直
石头上刻不出好字
那些腰间盘突出的
收起刻刀躲进深山老林
村里只剩下王大胆和孙贵
王大胆刻了两个字
一个卧    一个槽
孙贵自小得了佝偻病
石头太硬  他只好
割下自己的蛋蛋
一粒刻了万字
一粒刻了岁字

同年秋天  午门墙头
挂了两个脑袋
王大胆和孙贵
罪名一样:欺君
一个是欺负的欺
一个是欺骗的欺




第二天:自由之花


辛亥年。南方
那时叫革命党
满山遍野   开了
一种花。叫自由
每一株  
用生命去浇灌

子弹穿胸而过  
   轰轰烈烈
溅红了《与妻书》
溅满了红花岗
溅湿了武昌城墙

王大胆成了烈士
孙贵后人说  我父辈
也应该是烈士
“送个卵”
是对皇帝的蔑视
况且   我家也姓孙呢

咔嚓  咔嚓  咔嚓
一个朝代就这样结束了
满地辫子  死蛇般
与进进出出紫禁城的脚印
一样仓皇失措




第三天:红墙帝梦


洪宪年。紫禁红墙
墙根有些发霉
墻缝里塞满了苍凉
走近红墙  共和
嗄然而止  
墙边   一朵梅花落地   
悄无声息
落日下
天安门金黄闪闪
那楼台   象一件龙袍

冬天刚过
三五只猫跳上墙头
嘶开喉叫醒了春天
一场春秋大梦
粉墨登场

故宫外  青楼内
小凤仙翩翩而来
蔡锷从一个人名
也变成了敏感词

百年之后   还可以
听见孙贵后人在喊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第四天:辫子神功


丁巳年。 帝都
七月突然流行辫子发型
理发店比今天的售楼中心
还人多
昨天刚剪断的长发
接是接不回去了
理发师说
后脑勺留一小撮
其他全剃光  就有了
辫子的形状

孙贵后人说 这老鼠尾辫
太短太小
他跑到省城戏装店
装了一条马尾制作的假发辫

很多很多年以后 江西
劳动大学松山分校
讨论马尾巴功能的学生
肯定   想过孙贵后人的辫子
不然  咋会说马尾巴的功能
就是拍马屁股上的苍蝇?




第五天:龙旗飘扬


还是丁巳年。黄龙旗店
停业五年后重新开张
黄龙旗的销量  秒杀
618和双11
孙贵后人去迟了一步
断货了  他只能用黄纸自己糊

七月  还是一个火热的月份
长袍马褂 晃着真真假假的
辫子招摇过市   街头巷尾
黃龙旗在迎风飘扬

飘着扬着  一场秋雨
绸缎面料的 还是麻布面料的
全腐烂了  

孙贵后人用纸糊的
上了桐油  放在檀香盒里
年年忘不了   偷偷
拿出来现一现





十日(组诗·下部)




第六天:菜市口


戊戌年。菜市口
袁崇焕来到这里
大家争吃他的肉
六君子来到这里
孙贵说  肉吃多了
胆固醇会升高
那就用他们的血
沾馒头  味道好
还可以治痨病

手握朱笔的人
呸了一声
没有人知道
他是呸六君子  还是
呸争吃人血馒头的
或者   是呸他自己?

咔嚓  咔嚓  咔嚓
老太太给的是钝刀
身首难分难舍
血流的特别多  
菜贩子说  黄土
盖上血迹后  这里
卖菜生意特别好

后来的后来  有人
开发这块生意宝地
挖掘机的利爪一伸
勾起了一串
呸呸呸.......




第七天:i 变成 I


还是戊戌年。i
象不象一个人站着?
——他就是刘光第
在菜市口死活不跪
头被砍了  身子也没倒
硬生生  i 变成 I

孙贵吓得目瞪口呆
沾血馒头 差点把他呛死
阿君说 刘光第
在司法部当过官
他的同僚懂英文吗?
看到 i I   会不会
也目瞪口呆?

其实  太后也目瞪口呆
否则  不会下令
把紫禁城的门关了
一关就是13




第八天:孙贵其人


甲午年。孙贵成年
读过几天私塾  
好读《厉害了,我的大清》
佝偻病没影响他的荷尔蒙
他和自已的长辈一样
面对石柱  也能幻想出高潮

日本浪人干了李中堂一枪
孙贵抄起锄头 伙一群年轻人
说要横渡东瀛  齐声大喝
小倭贼
北洋水师还没把你揍痛么?

孙贵是初生的牛犊
小倭赋来到村口
他又抄起了锄头  赵大爷
大骂:竖子!休得无礼
他愤愤然   蹬了蹬脚
老子下地干活又关你鸟事?




第九天:棺主带罪


还是甲午年。血
染红了威海卫
他看完同窗的劝降书
吞了好多邪片
他的寿衣是黑色的囚衣
他的棺木被漆成黑色
再加上三道铜箍捆绑

赵老爷对孙贵说
这叫棺主带罪
孙贵冷冷一笑  别扯蛋
装啥文化人?简简单单
这叫清奸的下场

杀完旅顺口的人
伊东祐亨  忽然
觉得牛逼不起来
拿到了台湾岛又如何?
他知道   那三道铜箍
终有一天会断。而黑色
更是日之丸的不屈对手

风和日丽  阿君诗人行走
刘公岛  写下一行诗
不让人入土的朝代
这个朝代迟早会被黄土埋葬




第十日:历史望远镜


还是甲午年。黄海
且深且宽  涛凶浪急
朝廷和他的致远舰一样
百洞千孔  倘若
老太婆也有邓管带的勇气
开足马力   去追去撞
或许 白花花的白银不会丢
或许 美丽的宝岛不会丢

丢了就丢了吧
赵老爷说 勒紧裤带共克时艰
孙贵说 我没裤带但我爱朝庭
V们说  再穷不能穷教育   
他们卷起铺盖跑去日本留学了

百年后  一个朝代的残骸
被打捞上岸。忠诚与不朽
印在门票上。验过票
阿君去找邓管带的望远镜   
他说  要用这望远镜
去看历史  去看那只浪涛里
沉浮的忠犬  以及海尽头的
东瀛风情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