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8|回复: 0

杨洪昌:点评《死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5 21:02: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杨洪昌:点评《死水》!


【杨洪昌点评诗歌名篇】

《死水》
闻一多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
爽性泼你的剩饭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锈出几瓣桃花;
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
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
漂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们笑声变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
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点评:对于跟闻一多同时代的诗人,大多我都快忘掉了,但对于他我却是记得很牢的。一是因为他是一名名实相符的民主斗士,一是因为他的《死水》。

对于这首诗的艺术特色,或者说它在同时代诗写者作品中艺术手法的出众之处,不是我在这里想要谈的,因为从这个角度来谈的已经很多,甚至比我谈得更好。

我只想谈谈我为什么会忘不了它。

我承认,早年时候我是个古典主义、浪漫主义和唯美主义的爱好者,我对闻先生的《红烛》的喜爱程度要远远超过他的《死水》,但后来,比如现在,对于《红烛》我几乎已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而对《死水》却是想忘掉都已经做不到了。为什么呢?就因为它从标题直至诗中的每一个意象都非常恶心,叫人想吐!早年时候是这个样子,现在仍旧是这个样子。要说有区别,那只有一点,早年我对它除了恶心,就是想吐,而现在是除了恶心想吐还有对闻先生的深深的崇仰——写出这样的大恶心,你说得有多大的恨?而怀有这么大的恨,你说得有多大的爱啊!

90多年前,闻先生从异国回到祖国,他看到的现实图景是:"军阀泯战,政府腐败,经济落后,民众愚弱”,全然不是他心目中“芦花纷飞,月色溶溶”的样子,而是一沟“绝望的死水”!写到这儿,我的心,也痛了……先生的这份疼痛,我是真切的体味着了——忘不掉闻先生的《死水》,可能正是缘于这一份疼痛吧。

自从闻先生把自己的祖国看成一沟“绝望的死水”以来,快有100年了,这沟“绝望的死水”到底怎样了呢?我以为它是绝望得到了底底了!

我见到的图景是这样的:贪腐成灾,江河腐臭,蓝天养霾;良田种楼,民众冷漠,屁民无依;昨天捉公知,今天抓律师,明天逮妄议;访民们不是状告无门,就是被精神病,或者被失踪,或者就干脆被击毙在路上……讨薪的被游街示众了,因为抱有恶意;揭露毒疫苗的被下岗了,因为吵扰民心;说真话的任志强被察看了,因为违反了党的纪律;手无寸铁的妇孺遭暴打了,因为碍了官家的富民大计……而今,有钱的纷纷移民国外,没钱的继续当着屁民。而青蛙则是越发的多了起来,它们不会唱别的,还是只会唱大颂体、唯美体和神曲,而唱大颂体的,就只差着没喊出万岁来了!

而今,反美斗士司马南去了美国……

而“共和国的脊梁”倪萍的老腰也断逑掉了……

而“好女儿”殷秀梅更是狠心地抛下了她“亲爱的”党妈妈了……

而誓与美帝一战的罗援将军也承认,已把老婆儿女安置到美国去了……

而将人活活打死的恶警,也因“犯罪情节轻微”,被放球掉了……

连首席大法官也公然跳将出来,向司法独立挥刀狂砍了……

而扶弱济困竟至于,也违法了……

这就是我眼目中的中国图景。

这是一沟绝望得到了底底的死水!

它让我时时要想起闻先生的《死水》来。

附【杨洪昌读写随记】——

资中筠先生说,“中国教育不改变,人种都会退化。”

我深以为然。

只是觉得她还是显得过于的婉转和客气了,因为作为一位富于良知和坚守正义的资深学者,她当然深知中国教育坏掉的根子所在,只是没有直接说出来罢了。

这正是我所要说的。

到了今天,我眼里的中国,我以为坏掉的不仅是教育,而是各个行当都坏掉了,或者说烂透掉了。

我不想避讳,我以为坏酒药就是中国的这个现行制度——一个一党独大、党比法大的社会,不论古今,不分中外,腐败的必然用不着再说,我所要说的是,再加上唯物质主义的荼毒——这样的社会它所能给人的最大的激发就是人性的恶,而不是别的。

纵观当下之中国,各种欺行霸市,各种欺男霸女,各种戕害弱小,各种丧心病狂,各种伤天害理,各种丧尽天良……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出!

可以说国人身上的兽性已经被大肆激活,或者说这个社会的互害模式已经开启!

所以我要说,这个制度再不改变,中国的人种不单是要退化,而且要变种一一变成畜生。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